华蓥市股票杠杆

引发青少年吸毒的因素数据分析
来源: 毒品检验网   发布时间: 2020-04-21 00:11   29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文通过对2000多吸毒过的青少年与1000多名普通青少年的对比分析,得到了引发青少年吸毒的几个主要因素。
青少年
在研究方法上,通过对已有研究成果的全面梳理和分析,并结合先期试调研的基本情况,筛选出个人情况、家庭情况、学校情况、吸毒情况4个方面的考察内容,性别、年龄、违法经历、文化程度、家庭关系、经济收入、学习成绩、师生关系、朋辈群体、不良行为、戒毒经历等75个考察变量以及毒品渴求量表、无聊倾向量表、同侪量表、学业情绪量表、人格量表等7个心理量表,形成调查问卷A卷,由强戒青少年群体通过自填问卷的方式参与实证调查,并抽取5%左右的人员开展个案访谈。与此同时,选取1222名普通青少年作为参照组进行问卷调查,根据统计结果进行数据对比分析。通过吸毒青少年与普通青少年在相关问题上统计数据呈现出的差异性程度,筛选出存在显著性差异的变量(数值比例相差两倍及以上,或者数值差距在20%及以上者),作为诱发青少年吸毒的高危因子。

根据数据分析的结果,我们总结出青少年吸毒群体呈现出如下特征:
1.青少年吸毒群体年龄分布比较分散,首次吸毒呈现低龄化态势在年龄分布上,并没有明显的集中区域,年龄在27-30岁的青少年吸毒者所占比例稍高一些,吸食者的平均年龄为26.98岁。总体上来看,未成年吸毒者占比不高,合计5.1%。然而从首次吸毒的年龄统计结果来看,青少年首次吸毒呈低龄化态势,第一次吸毒时年龄最小的只有11岁,第一次吸毒时的平均年龄仅为20.67岁。

2.新型毒品是青少年吸食毒品的主要类型
相较于传统的鸦片、吗啡、海洛因、大麻、可卡因等毒品,青少年吸食新型毒品的比例更高,其中冰毒占比更是高达86.1%。此外,吸食麻古的青少年占39.3%,吸食K粉的青少年占比19.9%,吸食摇头丸的青少年占比10.2%。相较于传统型毒品,新型毒品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对社会危害更大,吸食者一般在吸食后会出现过度兴奋或产生强烈的幻觉,从而极易引发行为失控甚至违法。

3.女性青少年吸毒占比偏高,青少年复吸比例较高
从吸食者的性别上来看,女性青少年吸食者占比偏高,为52.8%。而从整体上来看,女性在吸毒群体总人数中占比则较少,为10%左右。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与女性在成年后回归家庭生活有一定关系。同时,有50.5%的青少年吸毒者表示在入强制戒毒所之前有过戒毒经历,这启发我们在戒毒治疗的有效性方面,还应当进一步对复吸现象展开研究。

4.吸毒青少年文化程度普遍偏低
从吸食者的文化程度来看,初中文化程度的青少年吸毒者占比最高,达到57%;其次是中专、高中及小学文化程度者,分别占比13.8%、11%和9.5%。可见,青少年吸毒者文化程度普遍偏低。

5.城市吸毒青少年占据主要部分,吸毒青少年群体多没有稳定工作
从地域分布上来看,入强制戒毒所之前居住于城市的吸毒青少年占大多数,达到53.8%,而在经济来源上,超过四成的青少年吸毒者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而是靠他人供给甚至是依靠违法所得获取经济来源。

青少年吸毒高危诱发因素分析
1.居住状态
通过数据对比,我们发现吸毒青少年群体的居住状态与普通青少年群体有明显差异。其中,入强制戒毒所之前处于居无定所状态或独居状态的青少年吸毒者合计占比达到26.9%,而在普通青少年群体中,该数字仅为2.1%。同时,与父母同住的吸毒青少年群体占比仅为33.9%,远远不及普通青少年群体的74.2%。独居状态或者居无定所的异常居住状态,使得青少年越轨行为难以被他人及时发现并制止,这是诱发青少年吸毒的主要原因之一。

2.家庭结构与家人陪伴
青少年吸毒者的家庭结构呈异常状态的数量远远高于普通青少年群体。处于单亲家庭、父或母再婚、双亲去世等异常家庭状态的青少年吸毒者合计占比27.3%,而在普通青少年群体中占比仅为7.4%。在吸毒青少年群体的成长过程中家人陪伴缺乏的占比过半,表现为父母在外打工的占比21.1%,自己在外打工的占比29.9%,在外流浪的占比4.6%,父母服刑或去世的占比2.4%。在青少年成长的过程中,父母的教育与陪伴发挥着关键的作用,“一般来说,父亲会给孩子坚强、勇敢、权威等方面的影响,使孩子有安全感,母亲则会给孩子以无微不至的关爱的体贴。父母的角色互有差异,但相互补充,相互配合。”在成长过程中家人陪伴的缺位,很容易导致青少年心理方面的异常,如孤独、自卑、忧虑、失望等等,甚至导致心理扭曲。

3.家庭关系
青少年吸毒者的家庭关系相较于普通青少年群体呈明显的异常状态(见图1)。入强制戒毒所之前家庭关系处于融洽状态的青少年吸毒群体占比仅为57.9%,远远低于普通青少年群体的90.6%。家庭关系融洽程度对于青少年能否健康成长影响很大。家庭关系长期处于不和谐状态往往会诱发子女的越轨行为。
家庭关系对比图

4.师生关系
青少年吸毒者在校期间的师生关系相较于普通青少年群体呈明显的异常状态。调查中,能够和老师融洽相处的普通青少年群体占比78.5%,而在青少年吸毒者中仅占比40%。教师作为青少年成长阶段人格形成的重要角色参与者,其对青少年的态度,直接影响着青少年自尊的培养和健康发展,也影响着其他学生对他的认识和评价。已有的研究结果表明,“当教师在儿童与同伴互动的过程中给予他积极反馈的时候,同伴会更加接纳他;而如果教师给予儿童消极反馈的时候,同伴则容易表现出不友好行为。”师生关系的好坏对学生的自尊发生影响的同时,也进一步影响到其学习兴趣和学习成绩。数据显示,青少年吸毒者在学校期间的学习成绩一般较差,辍学比例较高,未能正常毕业的青少年吸毒者占比达到了54.5%,这些青少年辍学后往往会逐渐偏离正常轨道。

5.不良行为
青少年吸毒者在上学期间存在不良行为的比例远高于普通青少年群体。调查结果表明,在读书期间经常逃课的青少年吸毒者占比近30%,相对而言,普通青少年群体这个数字仅为0.7%。青少年吸毒者在学校期间有过考试作弊的占比接近60%,其中经常作弊的占15.1%,远远高于普通青少年群体的24%和1.1%。普通青少年殴打过同学的占比不足10%,而青少年吸毒者殴打过同学的占比则超过了50%,其中有13.6%的人经常殴打同学。在青少年吸毒者中,有14.3%的人曾经殴打过老师,有20%的人强行索要过他人财物,而在普通青少年中,两项数字均在2%以下。在青少年出现的严重不良行为没有得到及时纠正、又未能接受充分的学历教育的情形下,他们就会过早地流入社会,极易受到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和侵蚀,在负面价值观以及朋辈群体等的进一步影响下,沾染上毒品。

6.朋辈群体
在对青少年的朋辈群体调查中发现,青少年吸毒群体入强制戒毒所之前出入青少年不宜进入的公共娱乐场所以及共同实施打架斗殴行为的比例远远高于普通青少年群体。数据显示,青少年吸毒者与朋友在一起时,经常去网吧者占比超过50%,经常去酒吧者占比37.2%,经常去舞厅迪厅者占比26.1%,经常打架斗殴者占比21.6%。相对而言,普通青少年群体经常去网吧者占11.1%,经常去酒吧者占比5.9%,经常去舞厅迪厅者占比2%,经常打架斗殴者占比1.1%。同时,在交往群体中其朋友曾有过因违法行为进出警察局者,在青少年吸毒群体中占比超70%,而在普通青少年群体中占比不足10%;交往群体中曾有人参加黑社会帮派者,在青少年吸毒群体中占比超过60%,而在普通青少年群体中占比不足10%;有接近70%的青少年吸毒者表示其朋友有过行为,而在普通青少年群体中占比不足5%。

尤其需要引起注意的是,在青少年吸毒群体中,有朋友曾吸过毒品者占比达到了86.8%,而在普通青少年群体中占比仅为1.8%,这说明吸毒在青少年群体中的高度传染性。青少年吸毒者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吸毒的自我分析中,除了青少年自身认知能力的局限性之外,有高达44.1%的青少年吸毒者表示自己吸毒的原因是“被朋友带坏”。有69.1%青少年吸毒群体结合自身的经历进一步表示,不结交有吸毒行为的朋友是预防青少年吸毒的有效措施。

当然,上述高危因素是与普通青少年群体对比而筛选出的异常因子,而对于青少年吸毒群体自身来说,最主要的诱发因素在于与青少年心智特点相关的个性因素,即认识与控制能力的局限性。表现在自评分析中,由于好奇而引发的吸毒者占比最高达57.5%。此外,与此相关的“因为觉得无聊”“叛逆”“为了克服情绪低落”等因素占比均在20%以上,“为了减肥”而吸毒者也高达26.6%。这些数据说明青少年吸毒群体存在着自身认识能力与控制能力弱、在面对毒品时自护意识不强等内在原因,在这种情形下一旦受到外界因素影响就极易吸食毒品(青少年吸毒原因分布情况见图2)。 (文转自中国青年社会科学2020 )
原因数据

怀疑朋友吸毒但没测出来

戒毒所戒毒要多少钱